【风雪征程忆当年】86岁“珞域文化抢救者”冀文正:我曾是十八军(下)

采集侠

  【编者按】新中国成立之初,为了祖国的统一,人民的解放,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和西北军区派出部队,执行中央决策,从四川、青海、新疆、云南四个方向向西藏挺进。进军西藏、经营西藏的任务主要交由十八军。进军西藏的先驱们用他们的青春、热血甚至生命书写的故事虽早已远去,但其内涵却依旧激荡人心。那个特殊年代里,那段走进西藏、建设高原的故事,今天正由亲身经历者、参与者和记录者娓娓道来,虽历久却弥新。

  中国西藏网讯 1950年5月,藏训队毕业在即,校领导不时亲临指导,讲意义、提希望、赠留言。在十八军战士冀文正的日记里,清晰地记录着当时的一段谈话:

  一天午休时,指导员和我促膝谈心,他说了很多,大致有几点:一是说人生不易,做个好人、合格的军人很难,但听党的话、努力学习、主动改造、坚定世界观,就可以做一个人人喜欢、受夸奖的人;二是永远不能骄傲,永远要谦虚谨慎,向群众学习,取长补短;三是向士兵学习,他们虽然没文化,但本质好,一心想着打天下,命都不计较,你们要尊重、爱护和帮助他们,学习他们的长处,弥补自己,克服自身的弱点;四是遵纪守法,尊重领导,团结群众,共同前进。

【风雪征程忆当年】86岁“珞域文化抢救者”冀文正:我曾是十八军(下)


图为86岁的冀文正。摄影:李元梅

【风雪征程忆当年】86岁“珞域文化抢救者”冀文正:我曾是十八军(下)


图为1950年,十八军战士冀文正进藏留影。图片由冀文正提供

【风雪征程忆当年】86岁“珞域文化抢救者”冀文正:我曾是十八军(下)


图为1951年,冀文正获得的“三等人民功臣”证书,上有“谭冠三印”。图片由冀文正提供

  1950年5月12日,冀文正和3名同志被分到了53师158团二营工作。二营营部政治干事说:“我营近期的任务是修筑康藏公路民山至天全段,下一步是上二郎山,因此任务艰巨,你们各去一个连队,冀文正去六连,任文化干事。”

【风雪征程忆当年】86岁“珞域文化抢救者”冀文正:我曾是十八军(下)


图为参加修建康藏公路(今川藏公路)的筑路官兵和民工在悬崖绝壁间开山筑路。翻拍:李元梅

  筑路二郎山:没有工具就自己造!

  接手任务之后,部队就开始向二郎山进发了。冀文正在两路口西、滥池子待了2个多月,修筑康藏公路(今川藏公路)。

  冀文正感叹道:“在二郎山上修路其艰难不言而喻。从天全城出西门就是重峦叠嶂的雪域高原了,而首先要面对的就是海拔3400多米的二郎山,它像一堵无法逾越的高墙耸立在川西平原西侧,这里是入藏的必经之地,拟建的康藏公路就要穿越它。当时筑路部队仅有少量的施工工具,更谈不上筑路机械了,战士们只有凭赤手空拳与险恶的环境作斗争!”

  在他的记忆里,在二郎山上修路的日子,几乎没见过太阳,印象里总是阴雨连绵。当时,一个排的战士住在一个30多平米的草棚子里,棚子中央搭了一个架子,下面生着火。每个战士只有两套衣服,白天去劳动,满身的雨水、汗水。晚上回到住的地方,把脏衣服换下来、洗好,炊事班的战士帮忙搭在架子上烤干。就这样,两套衣服轮替着穿。

  冀文正还记得,领到的炸药只有5个,根本不够用,工具只有铁锹十字镐,没有任何机械,基本靠自力更生。挪开山上的巨石,得靠一个排的战士喊着号子一起拉动。没有现成的绳子,战士们就自己想办法,用柳条、藤条拧成手臂一样粗的粗绳。冀文正回忆道:“没有工具就自己造,柳条一编就是筐子,木头一砍就是扁担,藤条一拧就是绳子。”

  山上很容易塌方,今天刚修好的路,有可能明天就被泥石流冲垮了。就这样,在与大自然艰苦搏斗的过程中,4个月修通了5公里路,走在自己参与修筑的路上,冀文正感到心情愉快又轻松。

【风雪征程忆当年】86岁“珞域文化抢救者”冀文正:我曾是十八军(下)


图为热火朝天的甘孜机场扩建工地。翻拍:李元梅

【风雪征程忆当年】86岁“珞域文化抢救者”冀文正:我曾是十八军(下)


图为十八军在野地里挖野菜。供图:金坚

  建甘孜机场:野菜成了部队的主要口粮

  从天全到甘孜的公路修通以后,1951年4月底,十八军53师和54师顺利到达甘孜。

SF CLUB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主页 » 【风雪征程忆当年】86岁“珞域文化抢救者”冀文正:我曾是十八军(下)
㊣ 本文永久链接: /wenhuazongjiao/9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