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军后代王蜀明:从军西藏,才懂父母的家国情怀(三)

采集侠

  中国西藏网讯 王蜀明的父亲王友卿,原名王喜贵,1922年生于河南省岗李乡北石庄村。王蜀明至今记得:“我爷爷王木林是一名长工,力大无比,远近闻名,可以打两份工,挣得粮食比较多,因此能够供父亲读书。”

十八军后代王蜀明:从军西藏,才懂父母的家国情怀(三)


图为20世纪50年代,王友卿在西藏军区司令部作战处留影。

  从长工的儿子到中国共产党员

  王喜贵在洧川县立中学读书时,接触了地下党,参加了抗日民族解放先锋队。1938年春,经中共地下党员英语教师张葆和介绍,王喜贵参加了“抗日民族解放先锋队”。同年12月,参加中国共产党。在党的领导下,王喜贵积极从事救亡运动,在农村通过演剧活动宣传抗日。

  1940年2月,经党组织介绍,王喜贵到豫皖苏新四军六支队政治部工作,改名王友卿,后到随营学校。是年6月,王友卿被调到新四军六支队无线电训练班学习,学习过程中他被指定为班长。同年12月,王友卿从无线电训练班毕业,自此开始了他一生的通信工作。

十八军后代王蜀明:从军西藏,才懂父母的家国情怀(三)


图为1962年,王友卿在西藏军区通信兵部办公楼前留影。

  以扎实的通信工作为解放战争建立功勋

  解放战争时期,王友卿历任豫皖苏军区独立旅电台队长、二分区通讯股长、十八军后防司令部通信科长、十八军通信营政委等职,曾参加解放开封、淮海、渡江、湘南等战役。

  1947年1月13日至14日,在河南永城龙岗战斗中,王友卿因通信保证工作完成得好,立三等功。是年,敌六绥区周岩对我军全面围剿,施行棋盘战术,企图一步步吃掉我军。我军对其反围剿,一个个粉碎他们的进攻,战斗打得艰苦激烈,通信工作不仅对上下联络保证战争需要,同时还要利用收讯机进行对敌空中侦察,发挥了前所未有的作用。王友卿立了二等功。1948年淮海战役中,豫皖苏军区对敌展开大规模破击战,通信工作发挥了重大作用,王友卿又立二等功。

十八军后代王蜀明:从军西藏,才懂父母的家国情怀(三)


图为1966年,王友卿在贡嘎机场通航典礼上讲话。

十八军后代王蜀明:从军西藏,才懂父母的家国情怀(三)


图为1966年,王友卿在今西藏自治区山南市扎囊水电站留影。

十八军后代王蜀明:从军西藏,才懂父母的家国情怀(三)


图为1966年,王友卿在今西藏自治区山南市扎囊水电站留影。

  毕生建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新中国成立后,王友卿历任十八军后防司令部通信科长、西藏军区通信处副处长、作战处副处长、边防主力团政治委员、西藏军区通信兵部政治委员、西藏军区工程指挥部副政委等职。

  在这二十多年中,王友卿除了参加过西藏昌都战役、1959年平息西藏叛乱、1962年中印边境反击战外,对部队通信工作的发展建设、甘孜机场、康藏公路的修建均发挥了通信保证作用。他热爱西藏,热爱通信工作,为通信事业献出了毕生精力和美好年华。

  由于战争环境、西藏高原气候,王友卿的妻子杨瑾较早地转业到四川,一家人长期两地分居,他没有充分享受过家庭生活之乐。

  从1957年到1962年5月,王友卿从未离开西藏,当他在1962年中印边境反击战结束后返家时,小儿子王小康(1956年出生)竟因为从未见过父亲,一直叫他“解放军叔叔”而不改口,旁边的战友看到这种情况,心酸得热泪盈眶。

  1970年,王友卿调回成都军区,还没怎么享受阖家团圆的天伦之乐,两年后便不幸病逝。他在病逝前曾说:“我这一生虽然多在动荡紧张的情况下生活,我是个军人,战斗的紧张岁月有苦也有乐,生活是充实的,也是幸福的。”

十八军后代王蜀明:从军西藏,才懂父母的家国情怀(三)


图为20世纪50年代,王友卿、杨瑾夫妇与四个子女的合影,最右边的是王蜀明。

  跨越时空的和解:从军才懂父母心

  直到现在,谈起父亲,有一件事情依然令年近古稀的王蜀明记忆犹新。“1954年,十四世达赖赴京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1955年,十四世达赖返回西藏,父亲作为十四世达赖一行随行的卫队队长,参加了警卫工作,途经成都,却没来看过我一眼。”

  儿时的不理解与埋怨,随着时间的推移,加之自己从军西藏的经历,不仅得到了化解,还生发出一份浓浓的家国情怀。

SF CLUB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主页 » 十八军后代王蜀明:从军西藏,才懂父母的家国情怀(三)
㊣ 本文永久链接: /wenhuazongjiao/7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