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雕一刻求精湛 矢志不移为传承

一雕一刻求精湛 矢志不移为传承


图为白玛占堆在展示扎囊虱雕作品。

一雕一刻求精湛 矢志不移为传承


图为白玛占堆在制作扎囊虱雕。

一雕一刻求精湛 矢志不移为传承


图为白玛占堆的徒弟占堆在制作扎囊虱雕。

一雕一刻求精湛 矢志不移为传承


图为白玛占堆在介绍自己的获奖证书。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扎囊虱雕的话,那“栩栩如生”就再适合不过了。因为,看过扎囊虱雕作品的人,都会被其气势恢宏的大气、活灵活现的逼真、包罗万象的内容所叹服。

  白玛占堆是掌握和传承这一古老技艺的佼佼者之一。作为西藏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藏式木雕代表性传承人,他感到的不仅仅是荣誉,而是责任。从掌握扎囊虱雕这门技艺开始,白玛占堆就以传承和发展扎囊虱雕为己任,矢志不移。

  兄弟相传

  “虱雕”,乍一听,感觉有些奇怪,但听完它的故事后,或许你就不这么认为了。

  相传300多年前,雅砻河流域有一个哈岗庄园,其规模宏大,阁楼四起、雕龙画凤、美轮美奂,引得众多木雕艺人争相前来取经学习。但管家为人苛刻,经常刁难木雕艺人。一次,管家看一位木雕艺人不顺眼,便有意为难道:“既然你这么有本事,何不雕一个动物来看看。假如观赏者信以为真,我就把庄园仓库的钥匙交给你保管;若你输了,就砍断你的手。”木雕艺人不服,找来一粒青稞,雕成一只虱子,放在庄园主常用的茶几上。庄园主回来,见茶几上有“虱子”,便找来管家训斥,责其看管不力。木雕艺人获胜了,“虱雕”由此而诞生,从中也可见其技艺之精湛。

  扎囊虱雕传至白玛占堆已是第六代。

  白玛占堆的家乡在扎囊县扎其乡申藏村。“刻刀不歇,薪火相传。”申藏村会木雕的人家很多,大多是子承父业,代代相传。但白玛占堆师承的是家兄旺久。“哥哥的手艺是从敏珠林寺学来的。”从白玛占堆说话的语气中可以看出,师承家兄,是一种荣耀。

  1981年,对于12岁开始学艺的白玛占堆来说,既是痛苦的往事,也是美好的记忆。他说:“那时候,由于掌握不好力道,手经常被磨破。伤口是合了开,开了又合。伤口少了,也就学出来了。”

  “出师可不是简单的事。”为了提高技艺,白玛占堆四处拜师学艺,力求精益求精。“虱雕不难,难的是文化修养的提升。”白玛占堆说:“虱雕取材广泛,博大精深,短时间内是很难面面俱到的,唯有不断学习,才能提高。这其中既要学习技艺,更要学习传统文化。”

  拉萨办厂

  功夫不负有心人。1994年,白玛占堆觉得自己可以出师了,决心到拉萨闯一番事业。“之所以想去拉萨闯一闯,一是拉萨市场大、机会多。二是想向拉萨的同行学习学习,提高一下技艺。”实际上,年轻气盛的他,更多的是想和拉萨的艺人们一较高下,在木雕界扬名天下。

  “创业难,难以言表。”回忆起在拉萨市城关区开办的娘热阿妈藏式家具厂,白玛占堆是欲言又止。

  “家具厂,最兴旺的时候工人有二三十人。”能够解决自己的致富问题,还能解决一部分群众的就业增收问题,一段时间里,白玛占堆对此也是颇为得意。但时间长了,他觉得事情不能这样发展下去。他说“实际上,当时企业发展并不理想,木雕传承也不尽如人意,心里很迷茫。”

  白玛占堆非常看重也非常关心企业发展,但他更多关心的是扎囊虱雕技艺的传承。

  “木雕制作是一项极其精细的活,从选料、构图、绘画,到雕刻、抛光、着色,一笔一划、一雕一刻,每一步都不能有半点差错,错了一步,或一步没做好,都出不了好作品。”白玛占堆说:“好作品靠的不仅是木雕艺人埋头苦干的精神,更需要木雕艺人有精益求精的追求。要有悟性,更需要有持之以恒的毅力。要想出好作品,没有对木雕的爱是不行的。”

  “做一件好虱雕很难,不仅工序繁琐,要求也很严。首先要胸有成竹,要能根据材料的特点,构思出能够出彩的方案。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没有十年八年的积累是不行的。”白玛占堆说:“打坯、绘画、雕刻……都是技术活、手上活,心灵才能手巧。手上活,全靠大脑指挥,没有悟性,没有灵性,没有耐心,做不出好作品。”

  年轻人心浮气躁,让白玛旺堆很是着急。他在苦苦寻找方向和出路。

  返乡创业

SF CLUB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主页 » 一雕一刻求精湛 矢志不移为传承
㊣ 本文永久链接: /wenhuazongjiao/2217.html
上一篇:写给布达拉宫
下一篇:画中气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