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五后教师拉姆:耕耘“生命禁区”十三年

  西藏自治区那曲市双湖县地处藏北高原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全县平均海拔5000米以上,含氧量约为内地的40%。它有几个令人望而生畏的“昵称”:人类“生命禁区”“生命考验点”“生命试验场”。

  除了探险者,很多人对它避而远之。2006年,21岁的拉萨姑娘拉姆却主动申请到此任教。

  那年,拉姆从湖南民族职业学校毕业,听闻藏北高原急需教师,便要过去。家人不同意,朋友们也打电话劝阻,拉姆却坚持:“出生在哪儿,孩子是没有办法选择的,总需要有老师帮他们成长成才。”

  也正是那年,拉姆成为双湖县协德乡完全小学的一名教师。一转眼13年过去,拉姆已成为协德乡完全小学校长,近日还被评为2019年“全国教书育人楷模”。

  前不久来北京领奖,才两三天,拉姆就有些待不住了,心里一直挂念着学生。

  在别人看来,“生命禁区”走一趟是一次刺激的冒险,但对拉姆来说,以青春默默耕耘,人生更有意义。至今,她从未想过离开。

  “能为孩子多做点,就多做点”

  在藏语里,拉姆意为“仙女”,但并没有“魔法”可以让这位“仙女”直接“空降”至协德乡完全小学。出发前,拉姆想,那里至少应该会有辽阔的草原。

  2006年7月,拉姆踏上藏北高原的路途,透过车窗往外看,人越来越少,房屋也越来越破旧,路也越来越不好走,7个多小时才到达那曲市。再往双湖县城走,没了公路,也就没了客车,拉姆只好和同行的教师搭上一辆卡车,500多公里的路程,他们走了整整7天。

  终于到了协德乡完全小学,拉姆的眼前并没有出现草原,手机信号也消失了,只有沙石上的几排平房,以及呼啸着、仿佛永远停不下来的风。

  拉姆慢慢适应后,一心扑在学生身上,一边教四年级的数学课,一边带六年级的英语课。她发现,这里的学生基础普遍不好,“有的学生到了六年级还不会写自己的名字”,这让拉姆有些心急。

  为帮走读的学困生以及无法到校学习的残疾生、患病学生补课,上完一天课的拉姆还要挨家挨户督促学生写作业,给学生答疑。

  拉姆的学生分散在乡镇的不同区位,距离学校最近的也有两三公里,经常一圈走下来天就黑了。没有路灯,拉姆经常拿着手电筒走在沙石路上,四周寂静荒凉,有几次不小心摔跤,身上青一块紫一块。不过时间一长,这种“意外”很少发生,走过太多遍,每条路拉姆都熟记于心。

  其实拉姆可以不用这么“拼”,但她觉得,既然来了,能为孩子多做点就多做点。

  经常学生休息了,她还在加班加点,给一些贫困学生整理复习资料,帮学生修补损坏的课桌板凳,修整不平整的操场、漏雨的教室,甚至有时候自掏腰包为学校购买一些工具和教学设施,学生遇到困难来借钱,拉姆从没让学生还过。

  “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教不好的老师”

  但补课并非长久之计,关键是如何让课堂发挥最大的效应。

  拉姆认为学习的关键是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唤醒学生的学习能力,这就必须要有一套新的教学方案。于是她开始结合牧区生活的实际特点,试着将自己的教学任务与学生的实际生活进行融合。

  听起来容易,做起来又是另一回事。刚来到这所小学时,电灯、打印机都还属于“稀有资源”,拉姆晚上点着蜡烛,趴在被窝里备课,有时为了让学生能多做几套测试题,拉姆还为20多名学生每人手抄了一份试卷。等备完第二天的课,常常已是凌晨一两点……

  在她看来,备课要“备”中有“人”。一方面要“备”好自己,教师应充分研究学生的学习心理、接受能力等,面对各种各样的教学方式,不能胡乱地“拿来”。事实证明,她摸索出的教学方式是合适的。很快,学生的数学成绩追了上来,她所带班的数学成绩位列学校第一,高出第二名平均分20多分。

  而另一方面,拉姆认为,教师备课更要“备”学生,要针对学生的性格特点、天赋资质、兴趣爱好等来教,即因人施教。拉姆掏出手机上学生的照片一一向记者介绍,“这个学生适合多鼓励,更容易进步”“这个需要批评才肯学”“这个喜欢踢球”“这个跳舞跳得特别好”……

  在此之前,拉姆班上有名学生,由于父亲早逝、母亲多病,直到9岁才被送到学校。当时这名同学性格孤僻,几次逃学,拉姆就把他接到自己家中照顾。后来她发现,这名同学其实做事情很认真,便让他试着担任班干部。

SF CLUB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主页 » 八五后教师拉姆:耕耘“生命禁区”十三年
㊣ 本文永久链接: /jinrixicang/5360.html